<track id="29prf"></track>

      1. <track id="29prf"><div id="29prf"></div></track>

        <nobr id="29prf"></nobr>
        社區團購的前世今生
        來源: 聯商網     作者: 老冀     日期:2020-12-03

          當下的社會,最熱點的話題莫過于社區團購。這個就好像忽如一夜春風來,社區團購一下子闖入人們的生活中。說起社區團購,你可能會覺得這種模式好像在哪兒見過,沒錯,你完全可以把它看作微商模式的進化版,也可以理解為本地化的拼多多。

          實際上社區團購的有效發展僅僅三四年時間,在2016年,在湖南長沙出現了一批自稱“團長”的人,他們出沒于長沙的各大生活小區和小區店鋪,一方面拉攏小區的住戶加入社區團購微信群,另一方面去和店鋪老板談判,爭取到最合適的商品團購價格,之后由“團長”在微信群中發起團購。于是,社區團購的生意悄然興起。

          社區團購新零售模式是基于線下真實的社區,以社區常住住戶或周邊店鋪經營者為周轉節點,通過微信群、小程序、APP等移動平臺工具進行開團預售,把同一小區人群需求集單,通過微信、支付寶或銀聯支付后,再統一發貨到社區自提點統一自提或配送上門的一種購物方式。社區團購新零售模式以線下社區微信群實時預售為模式,實現以社區為單位的快速信息傳遞。

          社區團購真正發展從2018年開始,在兩年時間內迅速席卷全中國,社區團購的發展可以總結為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是2017年之前,由于微信紅包的出現,想更廣泛的人群普及了移動支付功能,微商和拼多多促成了團購的出現,成為社區團購發展的社會基礎,社區團購在湖南長沙正式誕生。

          第二階段是2017-2018年,微信生態繼續完善,小程序提升了社群電商的交易效率,社區團購由農特產品擴充到日用品,開啟職業團長和線下門店模式,有供應鏈能力的組織備受青睞,社區團購得到平穩發展,誕生了比較大的區域性社區團購專業平臺,如興盛優選和美家優選等,具有互聯網基因的跨界巨頭開始調研社區團購。

          第三階段是2019-2020年,隨著社區團購模式得到驗證,加上新冠疫情的爆發推動社區團購在二三線城市出現爆發式增長。社區團購進入SKU快速擴充,區域規模急劇擴張階段,小程序作為運營載體成為社區團購平臺的切入方式,商業模式開始平臺化運營,具有互聯網基因的巨頭開始布局市場,大量資本開始投資。

          根據行業調查,社區團購省份分布上,以沿海省份的社區團購平臺居多。根據中商產業研究院發布的《2018-2023 年中國拼購電商市場前景及投資機會研究報告》,2017年中國拼購電商用戶規模超過兩億人,增長率達到117.5%,2018年用戶規模料已突破三億人,到2020年預計會接近五億人。

          社區團購為什么會首先在湖南長沙這個經濟并不算發達的二線城市興起,而不是北上廣深這些充滿創新精神經濟發達的一線城市。根據2017年『35個重點城市最新房價收入比榜單』數據顯示,長沙新建商品住宅成交價8559元/平方米,人均可支配收入46948元,房價收入比6.67,位列榜單最后一位,而榜首的深圳,房價收入比高39.64。據此不難看出相比于在一線城市,在長沙的生活壓力會小很多。

          生活壓力的降低必然導致生活節奏的放緩,人們會有更多充裕的時間去比價,選擇更合適的商品,較低的房價也保證了消費者具備相當的購買力和消費頻次,通過部分二線城市消費收入數據分析,長沙以73.79%拔得頭籌。在移動互聯網早已普及的今天,社區團購在湖南長沙首先出現也就不足為奇了。

          社區團購為什么在2020年之后進入井噴式的爆發期呢?這個是與新冠肺炎疫情爆發有很大關系,但不是關鍵因素,它僅僅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社區團購的發展與互聯網技術發展、新零售發展和人們的生活習慣的改變休戚相關。

          再加上社區團購產品具有剛需、高頻、貼近用戶這三個特點,才引來2014、2015年最初冒出的一波生鮮創業公司,和2016年興起的興盛優選等社區團購公司,以及2020年互聯網基因的跨界巨頭全部都卷入的社區團購大戰。

          形成現在被外界形容為“三英戰呂布”的社區團購競爭局面。三英是指滴滴、美團、拼多多,呂布則是興盛優選。前三家的特點都是互聯網背景,敢于瘋狂燒錢,而且都沒有線下零售業的基因。

          日前,中國連鎖經營協會會長裴亮提到了社區團購,他說:“社區團購是互聯網平臺企業為主的,生鮮經營、生鮮品類為切入點,利用了團長線上資源和社區門店的線下流量,對社區商圈和下沉市場的一次大規模的、立體化的布局,以期實現這些品牌企業新一輪的市場拓展和流量的增長!

          社區團購目前看來真正的沖擊,是對快消品(包括包裝食品)特別是傳統經銷商渠道產生了巨大的沖擊。這一點行業大佬也看在眼里。物美創始人、多點Dmall董事長張文中就曾表示:“社區團購對于傳統批發模式產生了比較大的沖擊!焙唵握f,二級經銷商去社區團購平臺進貨,自己再賣,都比從上級經銷商進貨便宜,這是讓業內啼笑皆非但又無可奈何的事情。

          這樣發展下去,生鮮到家這個功能按照現階段的發展看,很可能是個幌子。目前社區團購平臺的品類都比較寬,核心思路是所謂高頻商品帶低頻。但是高頻帶低頻,究竟有沒有用,什么情況下有用,業內一直有爭論。而現階段社區團購吸引消費者的,主要還是超低的價格,而不是什么高頻帶低頻或者客戶黏性。

          不可否認,社區拼團對傳統商超及傳統業態模式造成了不小的沖擊,也改變了消費者的消費習慣,它或許在透支未來消費,讓消費者“屯”貨,同時也在“創造需求”,讓本不該有的需求浮現出了水面!

          所有人都承認社區團購本質上還是零售業,談零售業就要談供應鏈。但是現階段,三大巨頭忙著跑馬圈地,真有心思去搞上下游一體的垂直化的供應鏈嗎?從現階段看,社區團購最大的優勢還是供應鏈平臺效應,還是團長的私域流量玩法。未來的社區團購該何去何從,需要行業相關組織和個人在發展中進行積極探索,讓這個風口再吹一會兒。

        我要評論:

        網友評論:

        少妇熟女